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在异乡追寻故土 2022年11月20日 10:58    红酒世界网
摘要: 坐落于巴黎8区的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收藏了数目庞大的中国、日本、越南和朝鲜半岛艺术作品,是中国艺术与考古的重要中心和亚洲文化的主要展示地。

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Musee Cernuschi)坐落于巴黎8区,邻近蒙梭公园(Parc Monceau),它拥有令人瞩目的中国古代艺术收藏,既是中国艺术和考古学的重要中心,也是亚洲文化的主要展示场所。自1898年落成以来,博物馆在漫长岁月中收藏了近14,000件中国、日本、越南和朝鲜半岛艺术作品,是法国第二大亚洲艺术博物馆和欧洲第五大中国艺术博物馆。

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作为亚洲艺术发展的标志性文化遗产,博物馆时常组织多种参观活动和研讨会,呈现中国、日本、越南和朝鲜半岛间的艺术交流,让更多参观者深入地了解馆藏。如今这里收藏有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商周时期的青铜器、漆器,秦汉时期的佛像,隋唐时期的彩塑,隋唐至宋代的瓷器,明、清、民国时期的中国画等,成为了中国艺术与考古领域的权威机构,同时也是探索亚洲文化的理想场所。

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在这个艺术舞台精彩纷呈的年代,博物馆通过展示不同文化背景滋养下的现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传递东方美学,让参观者培养独特的艺术眼光,认识每一位艺术家、每一笔收藏,以至于领略一个国家深层次的文化底蕴和历史内涵。

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设于法籍意大利人亨利·赛努奇(Henri Cernuschi)的古宅内。这栋建筑由荷兰裔建筑家威廉姆·博文·范德·博让(William Bouwens van der Boijen)设计建造,具有典型的1840年代意大利北部流行的新古典主义风格。

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博物馆的正门饰有两块马赛克椭圆雕饰,上面的人像分别是赛努奇崇拜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和意大利艺术家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大门的两只门扣上,“二月”(fevrier)和“九月”(septembre)的字样清晰可见,这象征着1848年波旁王朝的覆灭和1870年9月拿破仑三世(Napoleon III)在色当(Sedan)战败后的覆灭。

亚里士多德(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博物馆内部以一间主厅为中心,厅内最显要的位置安置着由赛努奇在江户(东京)郊外的目黑区收购的4.5米高青铜佛像,窗外即是荫枝簇茂的蒙梭公园。天花板檐壁处镶嵌的字样,叙说着1871年至1873年间赛努奇在中国和日本的几处旅程。整栋建筑在2001年至2005年间经过了全面的翻修,回归了最初的设计理念,扩建了一层的临时展厅并加以修缮了二层的永久展厅。

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亨利·赛努奇是1848年将米兰从奥地利的占领中解放出来的三“英雄”之一,曾当选为罗马共和国的国会议员。革命失败后,他流亡法国。起初,他在巴黎的生活举步维艰,但他于1865年发表的《交换的逻辑》(Mecanique de l'echange)为他赢得了经济学家的声誉,并时常向投资者提供经济咨询。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位坚定热忱的共和党人士,曾参与1870年9月4日巴黎市政厅举办的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成立宣言。不久之后,埃马纽埃尔·阿马戈(Emmanuel Arago)部长授予他法国国籍。

亨利·赛努奇(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在艺术评论家西奥多·杜雷(Theodore Duret)的陪同下,赛努奇于1871年9月至1873年1月间,进行了一次环球旅行。在中国和日本游历期间,他了解了众多陌生却富有魅力的文明,为中国和日本艺术所倾倒,于是收购了约五千件艺术品,其中一半为中国文物,多为传世青铜器,这些艺术品成了他收藏的核心。

亨利·赛努奇的护照(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与此同时,赛努奇从佩雷尓兄弟(Freres Pereire)手中购买了委拉斯开兹街(Avenue Velasquez)上的一块未建的土地,并建造了一座用于居住且展示他亚洲之行得来的收藏品的独栋宅邸。1896年,赛努奇在芒通(Menton)离世,按照他的遗愿,他将这栋宅邸和其中的藏品遗赠给巴黎市政府。1898年10月26日,以他命名的博物馆落成并正式向公众开放。

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中国馆藏

馆内收藏有商朝(The Shang period)青铜礼器和陶器,主要有葬礼和宗祠等祭祀礼仪场所使用的酒器。有些青铜器上的花纹较为简单,只有浮雕线条和网状装饰框缘;有些青铜器的纹饰丰富精美,呈现出各类传说中和现实中的动物图案,如蝉、鸟、夔龙和饕餮等。

商朝的方罍(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虎形卣/虎食人卣(La Tigresse)

卣,是用来装酒用的器皿。卣以象腿般的后足和蜷曲的尾巴支撑身体,构成卣的三足。卣的把手连接在两边的尖耳朵上,底端略带弯曲。这只青铜虎形食人卣呈深绿色,虎口大张,用前爪抱住一个蜷缩在它怀里的小人,大量由动物图案和夔龙纹构成的装饰浮现于方形螺旋状的底座上,这是商朝末期青铜器的一大特色。

虎食人卣(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明代佛像(Buddha)

此座镀金立佛铜像是赛努奇留下的遗产之一,佛像底座正面印有宣德皇帝(1426-1435)年间的标识。佛像呈直立状,裙袍与袈裟重叠,褶皱层次鲜明,展现出健驮逻艺术的特征,造型奇特,古朴而庄严。佛像借鉴了不同时代的雕像特点,纪念着到达极乐世界后的佛祖容貌。

明代佛像(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日本馆藏

日本馆藏共有约3600余件文物,其中包括2000余件青铜器及1600余件瓷器,藏品数量占赛努奇博物馆馆藏的三分之一,赋予了博物馆无可比拟的历史价值。

《春天的温暖》(Chaleur de printemps)

一只睡眼惺忪的母猫躺在紫藤花下,几只幼猫正在争抢它柔软的肚子,还有几只被花香吸引来的蝴蝶围着树纷飞起舞,给画面带来了一丝生气。这幅画处理得细腻而精准,主要体现在猫纤毫分明的皮毛,花朵色彩的过渡变幻,蒲公英叶缘的细齿,及蝴蝶翩跹的翅膀。这幅作品是日本传统绘画的代表作,属于江户时代的“圆山派”,作者川端玉章将十九世纪末期从西方引进的美学应用其中。

《春天的温暖》(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青花瓷水指(Pot a eau fraiche en forme de cloche)

十七世纪上半叶,陶瓷的烧制和上釉装饰工艺被传入日本,而日本陶瓷艺术的发展和茶道文化密切相关,且深受中国风格影响。

水指是日本茶道里不可或缺的茶具,有些水指是用漆木所制,用来冷却热水,使其降到合适的温度。这件青花瓷水指表面图案丰富,形似日本寺庙里挂着的铜钟,后者同样起源于中国,被用来召集寺庙里的和尚诵经祷告。青花瓷水指中,同样受中国瓷器启发的还包括水指底部、顶部边缘和盖上石狮周围所绘的唐草纹、祥云纹包裹的三爪龙纹、水指中间的凤凰纹,及与铜钟装饰图案相近的浮雕花纹。

青花瓷水指(图片来源:www.cernuschi.paris.fr)

赛努奇曾说道:“艺术是人类共有的语言。”在相距遥远的地缘文明中,当相同的艺术形式或文明符号出现在彼此的历史文物上,这一事实证明了文化从一个大陆到另一个大陆的传播,也证明了文明的同根同源性,而赛努奇博物馆为我们记录了这一切。

开放时间

每周一闭馆

周二至周日:10:00至18:00

1月1日、5月1日、7月14日和12月25日闭馆

门票信息 

常设展免费对外开放

临时展根据内容收费

买一瓶尝尝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