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味南非传奇佳酿:康斯坦天然甜酒 2022年01月10日 10:28    红酒世界网
摘要: 来自南非的康斯坦天然甜酒曾经风光无限,深受众多皇室贵族和名流政要喜爱,后来一度绝迹世间,沉寂了近一个世纪才终于重磅回归。这款酒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本文将为你一一道来。

在南非,有这样一种葡萄酒,它在18至19世纪曾风靡一时,不仅获得了普鲁士腓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 of Prussia)、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缔造者拿破仑(Napoleon Bonaparte)、美国开国元勋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以及其他许多王公贵族的喜爱,还被英国小说家简·奥斯汀(Jane Austen)、法国作家大仲马(Alexandre Dumas)等文豪盛赞;20世纪80年代,沉寂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它重磅回归,又一次满载荣誉,受到众多酒评家和葡萄酒爱好者的喜爱。它便是南非的传奇名酒——康斯坦天然甜酒(Vin de Constance),今天我们便一起来了解它的故事。

克莱因酒庄康斯坦天然甜白葡萄酒(图片来源:www.kleinconstantia.com)

康斯坦天然甜酒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7世纪末期。1685年,西蒙·范·德尔·斯泰尔(Simon van der Stel)在南非开普(Cape)地区面朝福尔斯湾(False Bay)的山谷中创建了康斯坦酒庄(Constantia Estate),开始种植葡萄藤。数年后,酒庄出产的葡萄酒便以“甜美、强劲且怡人”的特性和出色的品质而为人所称道。

图片来源:www.kleinconstantia.com

然而,到1712年,在创始人西蒙去世之后,酒庄在拍卖中被拆分为三个部分,其中最大的一部分裴格维利特(Bergvliet)在之后主要用于养殖牲畜,而种植葡萄和酿酒的两部分则分别是克莱因康斯坦酒庄(Klein Constantia)和格鲁特康斯坦酒庄(Groot Constantia)。其中,克莱因康斯坦酒庄在之后改名为霍普康斯坦酒庄(Hoop op Constantia),并因为婚姻关系成为了科林(Colijn)家族的产业。而格鲁特康斯坦酒庄在几经辗转之后,于18世纪后期开始为克卢蒂(Cloete)家族所有,并在19世纪初期由于继承原因又一分为二,其中一部分则发展成为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克莱因酒庄(Klein Constantia)。

如今的克莱因酒庄葡萄园(图片来源:www.kleinconstantia.com)

在18至19世纪时,它们出产的康斯坦天然甜酒声名远播,英国、德国、法国、瑞典以及美国等国家都出现了它的身影。无论是欧洲的皇室贵族如普鲁士腓特烈大帝、法国国王路易十六(Louis XVI)及他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Antoinette),还是美国的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和托马斯·杰斐逊,都为这种甜美而奢华的佳酿所倾倒,甚至一代枭雄拿破仑在他人生最后被流放在圣赫勒拿岛(St Helena)的日子里,也要每日饮一杯康斯坦天然甜酒来慰藉他的心灵。

不断扩张的康斯坦天然甜酒市场版图(图片来源:www.kleinconstantia.com)

同时,康斯坦天然甜酒也成为各种美食和葡萄酒指南的宠儿,甚至还出现在欧洲文豪们的诗歌、小说等作品之中。英国作家简·奥斯汀和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德国诗人舒巴特(Christian Friedrich Daniel Schubart)以及法国作家大仲马等文豪的作品中都曾描述过康斯坦天然甜酒。在查尔斯·狄更斯最后一部未完成的小说《埃德温·德鲁德之谜》(The Mystery of Edwin Drood)中,他表示“一杯康斯坦葡萄酒和一块自制饼干就能给予莫大的支持”。大仲马也曾在其著作《美食词典》(Grand Dictionnaire de Cuisine)中描述道:“康斯坦天然甜很幸运地不像是托卡伊葡萄酒(Tokay)那般稀少,但同时也有着能够与托卡伊葡萄酒匹敌的声誉和绝佳品质。”

大仲马名作《美食辞典》(图片来源:www.kleinconstantia.com)

然而,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康斯坦天然甜酒也逃不过此般命运。19世纪后期,奴隶制度废除后造成的劳动力短缺、白粉病(Powdery Mildew)和根瘤蚜虫病(Phylloxera)的打击、英国贸易政策的改变以及市场偏好的转变(由甜型葡萄酒转变为干型葡萄酒),给康斯坦天然甜酒的酿造和市场带来了严重打击。掌管霍普康斯坦酒庄的科林家族、格鲁特康斯坦酒庄的所有者克卢蒂家族以及克莱因酒庄的掌门人迪尔克·吉斯伯特·克卢蒂(Dirk Gysbert Cloete)先后分别于1857年、1872年和1873年宣布破产。之后在1885年,当地政府收购了格鲁特康斯坦酒庄,并在1889年正式宣布不再酿造康斯坦天然甜酒,康斯坦天然甜酒的时代正式落幕。

图片来源:www.kleinconstantia.com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康斯坦天然甜酒自此湮没在了历史的滚滚红尘之中。在此后的约100年里,在文豪的诗歌和作品中以及一些大收藏家的酒窖中还偶尔能够窥见一丝康斯坦天然甜酒的踪迹,它为人们所赞美和颂扬。1979年,国际葡萄酒与食品协会(International Wine and Food Society)成员哈拉尔德·哥本哈根(Harald Copenhagen) 在诺森伯兰公爵(Duke of Northumberland)的酒窖中尝到了一瓶1791年的康斯坦天然甜葡萄酒,他评价道:“当我将它拿到我鼻子前方时,我几乎被它那葡萄干的丰富果味所折服——它既有着许多年轻葡萄酒中所存在的芳香,又有着成熟酒款特有的饱满个性。其口感同样十分出色——饱满且果味充沛,兼具托卡伊葡萄酒的精致和马德拉(Madeira)葡萄酒的醇厚,但是又不像是任何我曾经品尝过的酒款。它在口腔中展现出了完美的平衡个性和美妙口感。”

图片来源:www.kleinconstantia.com

同样,酿酒师和专家学者们也未曾忘却这种曾经风靡一时的传奇葡萄酒,他们投入精力进行研究并想要重现它的风采。之后在1980年,从格鲁特康斯坦酒庄分裂出来的克莱因酒庄在几经辗转之后被杜吉·琼斯特(Duggie Jooste)购入,杜吉·琼斯特决心复兴酒庄曾经的荣耀和辉煌,重现康斯坦天然甜酒奢华、甜美的风采和绝佳品质。于是在斯泰伦博斯大学(Stellenbosch University)的教授克里斯·欧瑞福(Chris Orffer)和酒庄酿酒团队的协助下,他们最终于1986年,重新酿制出了一款克莱因酒庄康斯坦天然甜白葡萄酒(Klein Constantia Vin de Constance, Constantia, South Africa),这种史诗级的甜酒才得以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

图片来源:www.kleinconstantia.com

起初,克莱因酒庄康斯坦天然甜白葡萄酒并未正式用于商业销售,而是私下送至一些特殊顾客和葡萄酒媒体工作者的手中。英国的《每日电讯报》(The Telegraph)中就曾记载:“滴酒不沾的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前南非总统)回到南非的家中后便屈从于它的魅力,并为他的总统宅邸购买了几箱。”可见这款酒非同一般的魅力。

2016年克莱因酒庄康斯坦天然甜白葡萄酒(点击图片即可跳转购买)

此后,随着这款酒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享用,各种荣誉和称赞也纷至沓来。2002年,美国葡萄酒杂志《葡萄酒与烈酒》(Wine & Spirits)将克莱因酒庄列为“全球25大顶级葡萄园”之一。2013年,帕克团队(Robert Parker Team)给2007年份的这款酒打出了97分的高分,并盛赞它“是一款令人惊艳的世界级葡萄酒”。2015年,2008年克莱因酒庄康斯坦天然甜白葡萄酒出现在英国女王招待我国领导人的晚宴上,用于搭配甜点。同年,2009年份的该酒款还被《葡萄酒观察家》(Wine Spectator,简称WS)列为其该年度百大榜单(Top 100 List)的第十名,这也是南非首款入选WS百大前十的酒款。

如今,康斯坦天然甜酒重新在世人面前展现它的独特风采,在众多的高分盛赞和荣誉之下,它正走在复兴的康庄大道上。相信在未来,康斯坦天然甜酒也能继续为我们带来更为精彩的故事与品鉴体验。

买一瓶尝尝
相关文章阅读